童年创伤如何影响成年的我们——广州心理咨询专家 - 心理医生咨询案例

>> 关闭您当前所在位置::首页 >> 心理医生咨询案例 >> 详细内容

更多>>专家团队

推荐文章

最新文章

热点文章

心理医生咨询案例

童年创伤如何影响成年的我们——广州心理咨询专家

更新时间:2017-09-27 16:45:00点击次数:289次字号:T|T
当我们埋葬我们的感情时,我们埋葬了我们。




作者:安德里亚(Andrea)


      无论你是在孩童时期目睹或经历过暴力事件,还是在情感上或身体上都忽视了你,当你在一个精神创伤的环境中长大,你可能仍然会在成年后表现出这种创伤的迹象。


      孩子们从他们所见证的事件和发生的事情中获得了意义,他们创造了一个关于世界的内部地图。这意味着帮助他们解决问题。但是,如果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创造出新的内部地图,他们对世界的旧理解就会损害他们作为成年人的能力。


       虽然童年的情感创伤有很多后遗症,但在这里,我们将特别关注儿童情感创伤对我们成人的影响。


 虚假的自我


      作为一名儿童心理咨询师,我看到许多患者将童年时的情感创伤带到了成年。这些伤口暴露自己的一种方式是通过创造一个虚假的自我。


      作为孩子,我们希望我们的父母爱我们,照顾我们。当我们的父母不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就会努力成为我们认为他们会爱的孩子。埋下可能妨碍我们满足需求的情感,我们创造了一个虚假的自我,并向世界展示的人。


     当我们埋葬自己的情绪时,我们会失去与真实的自己的联系,因为我们的感觉是我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我们生活在恐惧中,如果我们让面具掉下去,我们就不再被关心、被爱或被接受。


      所以要尽量要找到真实的自己,重新找回自己的感觉,并且找寻一种安全和完整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感。


 受害者的思考


      我们对自己的想法和信念推动着我们的自我对话。我们与自己交谈的方式可以赋予我们力量或剥夺我们的权利。但是消极的自我对话让我们失去了力量,让我们觉得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——就像受害者一样。


      我们可能是儿童的受害者,但我们不需要像成年人那样成为受害者。只是选择我们如何看待我们的生活的力量。


      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,我们对自己的环境和生活几乎没有什么控制,但我们不再是孩子了。我们有可能比想象中的我们更有能力改变我们的处境。


      我们可以把自己看成是幸存者,而不是把自己当成受害者。下一次当你感到被困和没有选择的时候,提醒自己你比你想象的更有能力和控制。


 消极的侵略性


      当孩子们成长在只有不健康的愤怒表达的家庭中,他们长大后认为愤怒是不可接受的。


      如果你目睹了愤怒表达出来的暴力,那么作为一个成年人,你可能会认为愤怒是一种暴力的情绪,因此必须被抑制。或者,如果你成长在一个抑制愤怒的家庭,你的父母告诉你,愤怒是在你不应该感到的情绪清单上,你压抑它。


      如果你不能表达你的愤怒,会发生什么?如果你是一个抑制你沮丧情绪的人,你可能已经知道答案了:什么都没有。


      毕竟,愤怒是一种自然的、健康的情绪,我们都经历过这种情绪,但不是通过承认你的愤怒并解决触发它的方式来解决的,你只是保持愤怒。


       你不能直接表达你的感受,但是因为你不能真正地抑制愤怒,你通过消极的侵略性来表达你的感受。


Ⅳ 被动


       如果你小时候被忽视了,或者被你的看护人抛弃,你可能会把你的愤怒和恐惧埋藏起来,希望这意味着没有人会抛弃或忽视你。然而,当孩子们这样做的时候,我们最终会放弃自己。


       当我们感觉不到自己的感受时,我们会把自己收回来。我们最终是被动的,我们并没有达到我们的潜能。消极的人对他说:“我知道我需要做什么,但我不做。”


       当我们埋葬我们的感情时,我们埋葬了我们。


       由于童年的情感创伤,我们可能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的部分。当时,这可能对我们有帮助。但作为成年人,我们需要自己的情感来告诉我们自己是谁,我们想要什么,并引导我们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人。









广州爱灵心理咨询热线:020-85509447   020-85264201

专家预约联系QQ1:1013669181     QQ2:452859671

中心地址:广州市珠江新城花城大道7号南天广场聚龙阁2803室